有了新的参照个体

【埃尔达风俗考】死亡与重生

Warning:

※ 跟上一篇之间相隔略久,详情请点进合集;

※ 又名“Aelfwine手把手教你识别好精灵和坏精灵”(大雾

※ 这部分资料翻译到此结束,以后碰到感兴趣的会再搞搞其他内容,大家有缘再见!

——————


在埃尔达的年代,以及人类取得统治地位之前的年月里,曾有过数次大的灾祸。这些灾祸将悲痛与死亡的折磨既带给他们,也带给阿尔达之内的所有生灵。唯独维拉不受死亡的影响,因为他们的躯壳是基于自身意志选择的,同本质存在并不相关,更像是服装而非身体。

精灵在阿尔达之内永生不死,但是,灵魂并非主动选择居住在身体之内、与之相连,而是由于天生被规定如此。...

心血来潮涂涂(

赞美这套服装的画师,游戏里贼好看

我的新旧墙头们之间的奇妙的联系,可见我爬来爬去其实吃的还是同一类人。


我是真心希望右下角那位朋友可以登月的,早在他真正成为我的墙头以前就很希望了,不过鉴于月球把亚瑟查理狮心都变成了偶像,我完全想象不出他要以什么姿势登月才能融入这个奇妙画风……

“看哪,我今日使你成为坚城、铁柱、铜墙;他们要攻击你,却不能胜过你,因为我与你同在,我要拯救你。”


咸鱼瞎画的,我知道不好看,自娱自乐请别打我(

由生成器衍生出的奇奇怪怪的鱼x 不太敢画芬熊Lily,因为技术不够好,狂兰不露脸更友好一些(大雾

原帖点这里,有旧剑兰私货注意

打开wb发现大家都在玩生成器,我也去搜了搜我的墙头们,有些结果很有意思(可能含ooc)23333



这个芬熊Lily要不要了解一下?(x






占tag致歉

【翻译】The House of Feanor

Warning:

※ 诺丹尼尔第一人称,无CP倾向;

※ 意识流预警,对部分人来说可能有点刀,反正不能算HE;

※ 原作者为AO3用户deborah_judge,链接在此,授权在此:

※ 熊婶的名字自作主张翻译成了“阿纳瑞”,她朗读的段落全都出自宝钻原书或者HoME 11,不作特别标注,中译摘录自文景版(;

※ 其实意识流不是我最喜欢的风格,但我觉得这篇角度很新奇值得拿给大家分享一下,更主要的是我越忙越想摸鱼……

祝阅读愉快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的孩子中最先死去的两个,在诺多精灵抵达贝烈瑞安德的第一个晚上,同泰勒瑞...

【翻译】埃尔达风俗考:维拉的对谈(2)

Warning:

※ 神(hua)学(lao)辩论会预警;

※ 曼督斯官方盖章费诺强度天花板

※ 正文标“*”的地方表示这一段有可能存在对原文的理解偏差。我把原文附在最后,外语水平比较好的大佬如果愿意可以指点一下,以防传递错误信息。

感谢阅读这篇无聊的自娱自乐材料xxx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不!”薇瑞突然说,“弥瑞尔的灵魂现在在我那儿,我对它很熟悉,因为它十分渺小。然而即便这样,这个灵魂十分坚强,既骄傲又顽固,是那种一旦说出‘我要这样行’便视同裁决,绝不回心转意的。她绝不会重生或回到芬威身边,就算他一直等到世界终老。我觉得从芬威的话里看,他是明...

【翻译】埃尔达风俗考:维拉的对谈(1)

埃尔达的记载显示,在芬威与弥瑞尔案终审做出但尚未宣判的时候,维拉之间进行了长久的辩论。他们察觉到这是非同小可的问题,也是不曾预料到的异常情况:弥瑞尔在阿门洲居然也能迎来死亡,她的死为蒙福之地带来了痛苦与悲伤。同时,尽管判决表面看上去是公正的,仍有些人担心它非但没法消除死亡带来的伤痛,反而会让它永久持续下去。

曼威对众维拉说:“你们必须谨记,面前的是一个毁伤中的世界,你们正是从中将埃尔达带了出来。同时,能治愈这毁伤的也并不是正义,只有通过受苦和恒久忍耐才可能获得救赎。正义只能在事物已有的现状上发挥作用,本身就接受了毁伤的存在,只能让已有的偏差更正、不至更坏,却既不会维持错误,也无法杜绝苦果。...

【翻译】埃尔达风俗考:婚育(2)

warning:

*维林诺最高法新闻发布会预警;

*非专业译者,有错误还请指出,非常感谢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今,许多人似乎很关注精灵死后重生这件事,并且他们会问:这对他们的婚姻有什么影响?死亡,及由此而来的灵肉分离,是“阿尔达之毁伤”所带来的负面后果之一,它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夫妻双方中一方去世的情况。这种不正常的悲剧让埃尔达十分困惑:按照他们的天性,婚姻本应永远存续不变,不需法律规范或者强求;可是,当“永久”的婚姻事实上破裂了,当双方之一身故离世,他们该何去何从?

于是,他们集体来到曼威面前寻求解答。曼威借审判者曼督斯之口,向众人陈明他对诺多之王芬威一案的裁决:

“埃尔达之婚姻,...

© Prydwen | Powered by LOFTER